柬埔寨:我不小心将2016年所有的眼泪留在了那里 | Sheila

阅读:3059

作者Gapper国际国际项目

2017-04-01 01:23

后来的我才明白,孩子们赤脚奔跑在泥土上的快乐和我们的快乐就是平等的。

[一]感谢生命如此巧合

2016年初,我去到台湾开启交换生活。我从未想过,那不足半年的时光,会给我往后的生后带来如此大的影响。那个教会我用历史眼光去看到国际关系的老师,我至今还会定期发送邮件问候他。台湾春假,当我在垦丁与好友们度假时,Nik独自一人去到了柬埔寨。柬埔寨,这个国家于我而言太过陌生,对它唯一的认知,就是吴哥窟。直到春假结束,Nik回到学校,我突然也好想亲自去看看他所说的这个苦难和落后的国家,去亲眼看一看究竟历史给当地的人民带来什么。Nik或许不知道,此刻的我有多感激他,让我有勇气踏上那片土地,让我有机会亲一亲那些笑容灿烂如阳光的孩子们。


洞里萨湖的日落

我感恩生命给予我的一切,这一切的巧合,都美好如那日的落日。

[一]世界上最“不要脸”的政府

我记得我曾经问过鸿亮爸爸,如何看待柬埔寨这个国家。他的反应,至今清清楚楚印刻在我脑海里,他是叹气的,紧接着说:“这真的是一个太可怜的国家,从越南到美国再到如今的中国,却都没有从根本上帮到那个国家的人民”。

母亲和父亲听到我要去柬埔寨支教,第一反应就是不安全,贫穷和落后。断然拒绝我的请求。可我感谢我那时的固执,才能让我对生命有一次如此深刻的洗礼。

我打着去泰国度假的幌子,去到了柬埔寨支教。



当晚飞机上往下拍的暹粒市的灯光

我记得那天傍晚从香港起飞时候的晚霞,美的醉人。两个多小时后,机舱广播响起告诉我们快要到达暹粒机场,准备下降,当时机窗外的景象震惊了我。我常被旅途中的美景所俘获,可是这一次,我却被一望无际的黑暗所震惊。这真的是一座城市吗?那些灯光,星星点点,微弱而渺小。我突然不知道光明是什么,因为四周被暗黑包围。暹粒,除了市中心的一片地区,其余都还没有装设路灯。

我问过Thona(当地的志愿者老师),为什么好多地方都没有路灯?他告诉我:他们的政府,从来不会给钱做任何的公共建设,包括连学校都是一些家境好一些的生意人和国外的政府投资建设。

去洞里萨湖那天,手机上bbc即时新闻,播报泰国国王去世的消息。我感叹泰国国王如此受到民众爱戴,转而问Thona喜欢现在柬埔寨的领导人吗?他摇摇头,告诉我当地很多人和他一样不是不喜欢,而是厌恶。我问,那为什么不起来反抗?他告诉我,有很多人,男男女女尝试反抗,但最后都被杀害。于是人们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们只渴望生存。柬埔寨的政府,是这个世界上“最不要脸”的政府。


当地很多拾荒儿童

这个惨遭战争破坏,国内政治斗争摧残而至如今穷困落后的国家,你可曾想过,他也曾经创造过异常辉煌的高棉王朝。(关于柬埔寨的历史,会让你愤懑,流泪,但这里我不做过多提及)

[三]他们的眼睛,就是最亮的光

如果你足够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,你会在看到这些孩子的第一眼,就留下眼泪。


她们会懂事的替你抹眼泪

我在old school进行英文教学,第一天坐tuktuk从住宿的地方到学校。

孩子们正在外面的操场上奔跑玩耍,走进教室,我看墙上贴着“明天会更好”的中文歌词,突然开始鼻头一酸。觉得在小朋友面上哭太丢脸,拼命告诉自己要忍住。但是一上课,孩子全体起立,双手合十,用类似于唱歌的方式向我问好“good morning teacher, how do you do , how are you today”。

我看着他们的眼睛,再也忍不住,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。班上的孩子从7岁到18岁都有,年纪大一点的孩子,微笑着看我,一直说“don’t cry, just smile”。其它小的一点,就瞪着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我,我当时在想他们肯定觉得这个老师很奇怪,我一直告诉自己不可以哭了,但眼泪还是一直往外面涌。或许他们不知道,我只是在为他们感到心疼。

我问孩子们以后梦想的职业是什么,其中一个孩子的回答给我的感触很深,他说想做一个战士,保卫自己的国家。这个一直被外敌侵略霸占的国家,人民该是有多渴望被保护。还有很多小孩说以后想当警察。有外国学者做过研究,经历过红色高棉时期和国内政治斗争的柬埔寨人民,四分之三都患有“创伤后压力症候群”

而这种心理疾病会从大人身上,慢慢影响孩子。

学生的年龄参差不齐,水平也相差很多。我尽可能想让他们多了解一些别的国家的文化,教他们国家的代表动物,西方的万圣节。我是想让他们看到在柬埔寨外面的世界有多丰富,想鼓励他们更加认真学习,将来有机会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。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些孩子看到电脑显示屏上的考拉和熊猫,居然会涌过来,挥动小手,微笑着say hi。

每天早上我都会和妹妹骑着车,去到学校上课,到学校门口,就会看见孩子们赤着脚在奔跑游戏,他们带着大大的微笑和你问好。他们给你的拥抱很紧很紧。柬埔寨的夜晚很黑,却不会让人感到害怕,因为孩子们的眼睛,就是最亮的光。



你知道不能一直陪伴他们,还是想给他们很多很多


孩子们会用画来表达对你的爱

孩子们给你的爱很单纯,可能只是一幅画,一只草编的戒指,一个拥抱,一个亲吻,你知道不能一直陪伴他们,却还是想要给他们更多更多…..

[四]爱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

生活在old school的孩子,对于我们而言是最熟悉的。除了marina和jojo有母亲,其他的孩子吃住都在学校,他们有的被亲生父母抛弃,有的则是爸爸妈妈都相继去世。那天Marika在我耳边唱中文版的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我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13岁的,特别爱大笑的女孩子。这里的大孩子,他们懂事的,让我感到心疼。

有人说,他们身上很脏。可是看到他们对着我笑,我想做的就是抱抱他们,给他们一个深情的吻。

也有人说,国外支教就是走过场,你只是去体验一下而已。可是我被孩子用爱和眼泪所俘获,想要给他们更多的知识和可能,也想用我的爱和眼泪去带给这群孩子温暖。


生活在学校的孤儿们

Rith Rin


Rith Rin

Thona告诉我们,rin是一年前来到学校的,他的父母不知道是去了泰国还是越南。Rin才九岁,他已经要开始学习如何洗衣服。

他很讨人喜欢,那天带他去shopping mall的时候,他很害羞的指了指自己的脚,我问他是没有鞋子穿了吗?他点了点头。姚佳杰给他买了双30美金的拖鞋,我带rin买了一双运动鞋。他紧紧牵着我,小手却冰凉冰凉。

走的那天,他领我们去看了他宿舍,甚至没有一条干净完整的床单。我以为他还小,不懂事,但是在tuktuk来学校接我们的时候,他默默站在一边哭。我也跟着他一直哭,我答应他我会回来看他,会当他的sponsor资助他的学习和生活,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,只能紧紧抱着他。

后来thona告诉我,很多志愿者来过学校,都答应孩子要回来看望,但是却再无音讯。


我会做Rin的sponsor一直资助他学习生活

我默默告诉自己,不可以食言,要把世间最好的温暖都留给这群孩子。

Marina and jojo


Marina and jojo

Marina和jojo是学校里唯一有母亲的孩子,但是marina的母亲告诉我,marina的父亲在她两岁的时候,就抛弃他们,另结新欢。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marina在学校生活。

Marina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,也是学校里唯一有脸书的孩子。因为几年前她接受一个韩国人的资助,她每次都是在脸书上和韩国的资助者联系。

她明显比班上孩子聪明许多,因为有额外的资助,她可以在其他们的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。我给她和jojo买了三双鞋子,之后见到我的每一次她都是跑过来亲吻我,然后和我说:“thinks so so so much,teacher!”还会在课上给我折爱心,小孩子对你的爱就是这么简单。她们的母亲,也一直不停的跟我道谢,那天她看着我眼眶泛红。我不知道原来善良会如此动人。

Lemon


Lemon的中文名字叫“马佳”

第一次见到lemon她不像其它小朋友那么爱笑,可能见过太多的志愿者,一波接一波来到,而后又一波接一波离开。她还是害怕付出感情,害怕真心,害怕眼泪。可是孩子还是很容易敞开心扉对待你,我带她去买口红,她很懂事,说我挑的颜色她都喜欢。她问我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好,我说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够在这里呆很久,想要买很多很多礼物给她们,希望她们认真读书。她懂我的意思,给我的拥抱很紧很紧。

Apple


左:Miker 右:Manor 中间:Apple

Apple特别调皮,就像是小时候老师看见后最头痛的孩子。但也是带给我们欢笑最多的孩子。他才15岁,也是在学校长大,和rin睡同一张床,他告诉我他想当一名足球运动员。离开的那天,他出现在教室里,特别安静,算是给我们送行最好的礼物。其它小孩子都争先恐后来拥抱的时候,他会默默的站在一边,除非你主动叫他。你看着他,不想再和他打闹,只想好好的摸摸他的头,毕竟他还只是一个15岁孩子,他应有的15岁的张狂和快乐。

Manor

Manor比apple安静不少,我们常常打趣他,给他取名中文名字叫“马诺“。当你看着他,他会释放一个大大的微笑给你。他尤其喜欢吃巧克力,于是我还特意跑到中心的超市去给他买进口的巧克力。我不知道那个味道,是不是他一天当中最快乐的时刻。

Miker

这就是在第一节课上告诉我,don’t cry just smile的孩子。他今年18岁,他会骑着自行车在田野间唱“you are not alone”,车胎后面扬起的尘土,却如此寂寞。他比其他孩子懂事很多,周末会出去打工赚钱。他常常挂着微笑,我记得他说:“I try to be more happy”,这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子,他给我的感觉,是明明知道生活艰苦,却仍然充满善意和快乐的生活着。我买了一件t恤给他当成年礼物,离开那天,他穿着那件衣服来上了我的最后一堂课。

Boremey



他们会开心的亲吻你

她和国内很多花季少女一样,开始注意自己的皮肤,自己的外貌。那天她拉着我的手,笑着告诉我,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,也没有亲兄妹。问我愿不愿意做她的elder sister,我笑着一直点头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平常那些年纪小的孩子在玩耍的时候,她总是安静坐在一边,可是她毕竟也还只是孩子,却懂事的让人心疼。她写给我的长长的一封信,告诉我,一定要回去看看他们。

她们经历了太多的伤痛和被抛弃,我知道她们再也承受不起任何伤害。

Marica


她特别会跳舞

她特别爱笑,13岁,性格活像男孩子。我总是没有捕捉倒她的笑点,她就自己很开心的笑起来。然而离开那天,这个特别爱笑的女孩子,她居然抱着周玉一直哭,我以为她们早已经习惯了离别。原来,每一次的离别都需要练习。我开始反思,我们的到来究竟是好还是坏,她们那么小就要开始经历无数次的别离。

没课的时候,我就坐在教室外面的石凳上,看着她们玩耍,或者是陪伴她们一起踢足球,踢毽子。我从未有过如此单纯开怀的大笑,我感觉我的世界都澄澈无比。后来我才明白,原来孩子们赤脚奔跑在黄土地上的快乐和我们的快乐就是平等的。

所有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,可我明明已经在我灯光敞亮的房间里。昨晚又梦到了这群孩子,秋千上飞扬起的绿色裙摆,骑着车带着孩子在田野里飞驰,梦里的我笑的很开心。

离开那天晚上的月亮正对着校门口,特别明亮,rin闪着泪光的大眼睛,其他孩子给我的拥抱和亲吻。他们跟我告别时候会说:“good luck”可是,我却把我的眼泪一次次留给了他们和那片土地,如果可以我想把我的幸运分给他们,毕竟爱就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。

by Gapper柬埔寨志愿者 2016.10


发布游记
首页 关于我们 国际项目 国内项目 行程定制 相关条款 联系我们

社交平台

  • 微信扫描二维码
    关注公众账号了解更多咨询
Copyright © 2016 盖客旅游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 Gappernet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6037903号-1 Tel 400 606 5502
Gapper国际义工旅行网是一个立足于中国青年的公益信息资讯交换平台,提供义工活动与旅行相结合的体验式项目咨询服务
推荐使用Chrome/火狐/IE9以上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