柬埔寨:愿你的眼中总有光芒

阅读:3051

作者Gapper国际国际项目

2017-03-06 11:18

“点起一支迷香

我要说一个迷香一样的故事

让你慢慢来听

慢慢抚摸它的灵魂

想象自己是酥油一样的女子

有着酥油的精炼、酥油的光

-

她藤条一般的柔韧爱情

也是你的梦想

那些明亮的孩子

也是你的希望

-

纵然那个青年渐行渐远

他结愁的背影

也是你的牵挂

他身体匍匐的地方

也是你的天堂”

——江觉迟

◆◆

最早对支教的认识,来源于《酥油》这本书。作者江觉迟是个安徽女子,孤身一人来到横断山藏区做义工,找寻当地孤儿和失学儿童,教他们读书认字。十几年的人生献给川西,年轻貌美的她也因此落下一身病。当年我高二,在晚自习上读得少泪纵横,难以自拔。从此对支教之人产生敬仰,也埋下了奉献的种子。

所以潇潇问愿不愿意去尼泊尔时,我当即应下。本来行哥之前有给尼泊尔孤儿院院长的联系方式,后来爸妈考虑到安全问题,建议还是东南亚。最终选择了Gapper的柬埔寨项目

其实知道如今形形色色的机构良莠不齐,且不说有些顶着志愿名号做一些苟且之事,大部分项目只是以“异国他乡新体验”吸引志愿者。丰富经历嘛,谁都乐意。至于能不能帮到当地孩子,所教知识是否体系化完备化,频繁更替的面孔会对他们成长产生多少影响,依然欠缺考虑。相比之下Gapper算蛮不错的。


为什么支教?我常常问自己。

从未产生像英雄般拯救当地教育的想法,原因简单。一是单纯喜欢小孩,希望有更多时间和不同的孩子相处;二是从之前的手语培训中发掘了自己当老师的潜质,继续发扬光大;三是渴望带给当地孩子一些快乐,一些新的发现。

支教的城市是柬埔寨的暹粒,一言以蔽之:穷。街道破旧,垃圾成堆,处处飞扬的尘土能轻易阻隔人的视线。若这里没有吴哥窟,也许它已经被世界遗忘。我去的old school条件不算太差,水泥墙上画着蓝色的砖瓦,教室里窗明几净,电扇白板一应俱全。操场不大,却足够孩子们闹腾,何况还有两只喵星人和一大群鸡鸭作陪。但赤脚行走的习惯,永远脏兮兮的衣裤却提醒着他们难堪的生活状态。


原本以为他们面对陌生人时会胆怯害羞,然而热情与活力远超想象,第一天刚到他们就像认识很久的熟人般say hello,击掌拥抱,笑靥如花。Old school有三个班,大多孩子都是孤儿,我带的那个班学生年龄在12-17岁之间,会一些英文和简单的中文,教学并不吃力。大部分孩子都会认真听讲,认真做笔记,会问battery的复数为什么不是batterys.他们的眼睛非常好看,睫毛有迷人的上翘弧度,每次看着他们盛满求知欲的眸子,欣慰又挺心酸。

班里有个我特喜欢的姑娘Maja,当我说我叫Sumoon时,她开心地表示之前有个Chinese teacher叫Summer,和我很像。中午在学校吃饭,他们为我们摆放碗筷,端来汤菜。即使上课调皮的男孩在捧饭菜来的时候双眼都是感恩和善意,点头微笑。


只是一周时间实在太短,刚刚熟稔起来,记住他们的名字和面孔便要离开。经常会担心,他们小小年纪便要不停地经历告别,会在成长过程中承受很大的不确定性,以及安全感信任感缺失,变得敏感而脆弱。小卡姐安慰我,就像小时候身边不断出现的新鲜面孔,其实不会产生过多的感情眷念。

原本快释然,走的那天和他们告别,教过的没教过的小孩子,小小孩子都跑来蹭蹭抱抱。赖在身上不走,左拥右抱之际,摸着她们瘦削的,如纸片般的身子,心疼不已。大合影之前,Maja突然跑来紧紧抱住我,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。我没想到她会哭,情难自已,“Keep studying and go to a university,”我摸着她的头说。她点头,“I will remember you, Sumoon.”又是长时间的拥抱,喷涌而出的泪花。舍不得。不愿出现这种情景。

随后Maja牵着我的手走回教室,教完他们最后的内容,关于“运动”的中文。所有孩子都专心地听说,包括平时的调皮鬼。


快吃完午饭时,Maja跑来送了我一个绿色的手环,刻着love的字样。后来她牵着16岁的Nitta飞奔而来,Nitta一边喊着"Sumoon"一边抱紧我。好怕她们难过,“Don't cry, keep smiling,”我强笑着对她说。她就那样看着我,眼神里有不舍,伤感,还有失望,责怪。"Why you just stay for one week",再多陪陪我们不好吗?不敢直视她的眸子,清澈得好难过,好难过。


这样迸发的强烈感情,让我有理由相信她们把我当做了重要的人。其实每个志愿者都很有爱心,认真负责,但不同的方式导致了相异的结果。比如尽快记住孩子们的名字,在他们做题的时候到身边指导,承诺的事一定办到(Nitta有天生病了,我答应第二天给她带药,还好没忘),在他们注视自己的时候温柔微笑,都会让他们对志愿者的好感度upupup.做这些事的时候无须刻意,一切顺其自然,没想到带来了另一番感动。

爱,不仅仅是用心。

如同去吴哥时认识的Jane,在墨尔本读大二的杭州女孩,美丽潇洒,极具个性。她来暹粒不久便在朋友圈为当地学校筹资募捐,两天时间筹到5000多元,用这笔钱和校长一起为新学校装了风扇,买了若干书包,本子,笔和橡皮。还做了一系列调查访问。相当佩服她。有多大能耐,就做多少事。


最后引用吉吉光的一段话:

“我一直在思考当地的教育。本以为离别对孩子是一种伤害,可我们来到这个地方,也许就是来传递情感的,相遇,相知,相处,别离,这一切对于这个永不缺少游客的旅游城市根本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,体会这些情感的本身,就是一种教育。

我给不出教育明确的定义,我只知道,对于孩子们而言,跟着老师读书识字,是区别于在泥堆里摸爬滚打的另一种玩耍;例行的上下课问候,是区别于撕扯打骂的另一种交流;在学校里上课下课洗澡做饭,是区别于不知成长为何物的另一种童年。”


暹粒,传说这是个会埋葬前世秘密的地方。我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只想对着吴哥的树洞说出祝福。

“愿你们眼中总有光芒,活成幸福的模样。”

特别感谢Gapper柬埔寨  周夏玥


发布游记
首页 关于我们 国际项目 国内项目 行程定制 相关条款 联系我们

社交平台

  • 微信扫描二维码
    关注公众账号了解更多咨询
Copyright © 2016 盖客旅游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 Gappernet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6037903号-1 Tel 400 606 5502
Gapper国际义工旅行网是一个立足于中国青年的公益信息资讯交换平台,提供义工活动与旅行相结合的体验式项目咨询服务
推荐使用Chrome/火狐/IE9以上浏览器